模糊的國界 Blurred national borders

我對西班牙的印象不再只是鬥牛和佛朗明哥(Flamenco)了!西班牙北部的民族文化與外表特徵,其實和西北歐凱爾特(Celtic)族非常相近。和我印象中的棕黑髮和深色眼珠完全不同,在街上肌膚白皙金髮碧眼的人們也不少。想想也對,因為是在法國下方,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想必是有許多人由北到南流動,其中著名的歷史事件就是至西元9世紀起的十字軍東征,基督教徒希望把入侵西班牙南部的伊斯蘭教徒趕走 。反過來看,也就是因為與北非民族的融合,才會有那麼多的棕髮、棕眼睛的人們。畢竟西班牙最南端到北非的摩洛哥,過海只有39公里,渡輪只需要1個多小時。就算沒有宗教與政治的操作,人們也會很自然地互動結合。

世界公民 護照

這個週末到了巴塞隆納和在和平號做志工時的室友相聚。遇到了很多從不同地方來的人,有的在那兒旅遊、讀書或工作。有的來自阿根廷、烏克蘭、菲律賓、越南、台灣、愛爾蘭、祕魯、波蘭、法國…覺得能和世界做朋友是一件很自由很開心的事。看到身邊的朋友也能如此,我們的社交圈就能無限地擴大。前幾天遇到的那位來自菲律賓的朋友有一半韓國和1/4西班牙血統。愛爾蘭的朋友住過巴西、法國、荷蘭、蘇格蘭、葡萄牙…大家其實都是世界的公民,很難區分,幾代以後又會變得很難再去考究。一位在法國念書的台灣女孩,在告別時說要用「法式」的親吻臉頰二下來和我們說再見,後來發現這個打招呼的方式在西班牙、義大利也都是一樣的。所謂的「法式」就因此由視野的擴展而不再成立。

不過說真的,在和平號環球之旅結束後,我不太喜歡說國家名,像是法國可麗餅,日本壽司…就好像刻板印象一樣,不一定是事實。(註:可麗餅其實是古老凱爾特民族的食譜Celtic recipe,在西班牙北部叫Filloas,在荷蘭比利時地區則稱Pannekoek。壽司是中國在2000多年前從東南亞經由中國傳進日本。蘇格蘭裙和蘇格蘭風笛也是西班牙傳統之一,而且我也相繼看到西班牙北部有著與愛爾蘭踢踏舞相像,和希臘相似的民族舞蹈。) 越看越多、越走越深入,看到的民俗風情不再是單一國名能代表的了,只能說我們現熟知的某種傳統是由目前的某個地區發揚光大的。

Bagpipes from Scotland
Galician bagpipes (Northern Spanish)

上週在圖書館當志工,說故事給小朋友聽,就是以自己四海為家的故事為起點,教他們用不同的方式和語言打招呼,再和他們互動創造另一個屬於我們,有關人類起源遷移的故事。

我們的祖先為了生活遷移到世界各地,和自己不太一樣的人進行交流融合,適應不同的環境,造就了我們今天有不同的基因特色,有不同的外貌。那個時候沒有所謂國界(沒有嚴格的移民管理)。人們為了生活跋山涉水到另一個地方發展,就會把不同的文化、語言、食物、舞蹈音樂等傳承給下一代。教小朋友的時候,我也多次強調大家其實都是遠親。遠祖離開非洲是為了生存尋找水源,而今日我們面對的雖是不同的挑戰,但大家讀書、工作或離鄉背井,也何嘗不是為了能有更好的生活? 我們和世界上的其他人,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不一樣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