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號船上名人堂- Meeting Donisha Prendergrast ( Granddaughter of Bob Marley)

“Could you be loved and be love?”
“One love, one heart, let’s get together and feel all right.”
你應該聽過這幾首Bob Marley的經典雷鬼曲,但你了解歌詞的意義嗎?
讓他的孫女來告訴你吧…

意思是你是否能知道什麼是被愛,轉過身來,去成為愛的本身,愛的中心點,去散發愛…

祖父的故事

先來談談他祖父的故事,Bob Marley 在牙買加出生,身平經歷了許多生命裡的灰暗與格格不入。媽媽是黑人,爸爸是白人英國海軍上校退休,當時跨種族聯姻並不被祝福,所以在他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分開。期間一直與母親住在貧困的鄉間,直到他進入青春期才見過父親,曾短暫地把他接到城裡居住。他有著較白的皮膚與富有的面孔,但他卻是貨真價實的鄉下小孩,到了城市再次對環境與自己的身份產生疑問,不想上學,之後媽媽又把他接回貧民窟生活。

之後牙買加脫英,但是無法抹去多年的殖民思想,讓 Bob Marley 從情歌王子轉型大唱反種族主義、和平與自由的聲音。歌手生涯期間即使曾受到槍擊,但他不畏懼隔天仍堅持出席演唱,36歲在美國邁阿密因癌症病逝。

Donisha 活出自己

Donisha Prendergrast繼承祖父Bob Marley,是一位藝術家,橫跨音樂戲劇模特兒舞台,更是一位人道主義社會活動家。她說,我的祖父出身並不特別,但他聽見了召喚他的使命,他選擇運用自己的力量,不讓他的遭遇來定義他這個人,而去做超越自己存在,比自己還重要的事。她也用自己的力量,在不同時空裡努力地做著同樣的事…

我在和平號上很榮幸能幫Donisha翻譯,她代表非洲散在世界各地的後裔與全球Diaspora群體,說著祖父對自由的願望,提倡人類大愛。私底下,年紀相仿的我們一拍即合,大談彼此對生命的信念與人生的方向,也在雷鬼之夜的活動裡,隨著浪花開心地唱著跳著,之後去船上的居酒屋繼續聊著。

以正向感染身邊的人

她的演講內容深深吸引著我,與我的理念相近,也許和我們的經歷有關,我和她的一生都在不同的地方渡過。混血的她,混雜不同口音,在家鄉牙買加,在奶奶移居的非洲衣索比亞 都不是她的家。我們都想從困惑中跳出,努力地成就一種屬於自己的文化。

她眼裡的大愛One Love is a collective concept, One 指的是一個由很多不同元素組成的個體,而Love是一個找尋真切能大膽做自己,讓自己感覺完整的地方。人應該要找到你人生的目的,找到你的熱情所在,進而找到你在世界上的立足點。

但是應該要問清自己,想做的事真是現在非做不可的?是為了社區的發展還是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沒有任何人會像你一樣相信你自己的想法,宇宙選擇了你去觀察到某些問題,就是要你設法去找尋解決方案,這就是怎麼去發現自己存在的理由。她的執行方式是透過社會運動去建設社區,脫離貧窮,並加入尋根的行列,並讓非洲古老的文明經過團結努力有再次復甦的機會。她曾做的事有,拒絕牙買加興建核能發電廠、原住民找回傳統的遊行,災後重建、 拉斯特法里傳統文化宗教運動等…

“Even if only One seed can be planted, it is a promise to bear fruits that will feed many. There is Earth beneath the concrete…dig deeper.” -Donisha
在水泥地下,有著鬆軟肥沃的土壤,只要你願意挖深一點!
人心也是一樣,再堅強的外表下,也有顆柔軟的心,不要說你找不到自己想做什麼,認真去聆聽內心吧!我們人生只有一回,放手一搏不要讓自己後悔!

也記得她和我說,她相信人的相遇是宇宙力量早安排好的,她和Rastafari的文化中相信我們靈於靈之間,早就見過了,而我也和她分享我好幾次在船上覺得déjà vu,曾出現在我夢境的場面。最後她在下船前和我說,妳對你想做的事,已經準備好了,只要相信自己。也許今天你能讀到我寫的文章,也是上天冥冥中的安排,希望你有所收穫,最後再送你Donisha寫的一首詩,希望給為了生活四處為家的你一些力量。

Awakening Sankofa

by Donisha Prendergrast

(Sankofa是伽那的一種鳥,也有回歸找尋自我的意思,這首詩在一個藝術節的影片中被發表)

We are born naked, carved out of mud and cosmic dust,
我們都是赤裸裸地出生        從宇宙泥土的灰燼中被刻劃塑造出

Thrust out of the safety of the dark, into the piercing light of the new world
從黑暗中竄出            進入新世界的光芒中

Colonised by thoughts that don’t belong to us
我們被不屬於我們的思想殖民

Civilised by desensitised sensibilities, masked as impartiality,
他們用麻痺的知覺  戴著公正無私的面具來教化我們

They come in waves, these questions like
“who are we?”, “where are we from?” “where have we been?”
Not everyone who wanders is lost
這些疑問一波波地湧入        我們是誰?  從何而來?  曾經到了哪裡?
並不是所有徘迴的人都迷路了

Sometimes the lost must wander so the story can continue,
a return to the beginning without an end.
有時 迷失的人必須繼續遊走       故事才得以延續        才能回歸到一個無止境的原點

I remember. I exist. I belong.
我沒有忘記 我存在 有個屬於我的地方

If the seeds that we sow have roots we don’t know
then the tree that will grow cannot grow as a whole.
若我們所種下的 有著我們不了解的根       
那成長出來的樹也許能壯大但總少了點什麼  (配音: 回家吧…)

I am a dream that lives in my memory, fighting to remember who I used to be.
In the time before this physical plane. I know the truth in my DNA must rise again.
我就像活在回憶裡的一個夢    掙扎地想要想起我曾經是的那個人   
在還未降落到此生的軀殼以前是誰
存在我DNA中的真相 需要再次掘起

Are we roots, are we branches, are we leaves?
How do we return to that which we have never known?
我們是根 是支幹 還是落葉?
該如何回到我們未曾知曉的地方?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她的網站:
https://www.iamdonisha.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