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大選,請大家宏觀思考,不要受任何黨操控

住在海外多年,第一年就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内地的朋友問,為什麼台灣不回歸中國祖國?我說:「我們本來就是中華民國的中國,是你們改國號,為什麼不問你怎麼不回歸中華民國?」

一直以來在第一線和海外的朋友溝通,解釋中國與台灣的問題。去市政廳,警察局都要去解釋我來自的國家是中華民國台灣。就是那個1971年在聯合國裡的中國,那個在世界大戰中參與盟軍的中國啊…而另一個是1949年改國號的新中國,推行的是共產主義。

出國後地理歷史重新學習,但是有多少人不知道?有人把中國和台灣議體與北愛爾蘭、西班牙的Catalonia、西藏和香港問題混為一談,也許追求民主的心是一樣的,知道他們主權背景的人,了解是什麼觸動暴動的人有多少?一個很大的不同是,他們都是想從目前的國家中獨立,但中華民國台灣什麼時候屬於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從來沒有過,不要被「中國」這字給誤導了。1945年日本將台灣交還給當時當權的中華民國政府,中共改國號的時候是1949年,硬是加了「人民」二字在前面,話說 Republic 共和國這個字本來就有人民作主的意思在裡面,定義是 a state in which supreme power is held by the people and their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and which has an elected or nominated president rather than a monarch。宣稱雙料People的對岸有做到嗎?我們才應該是驕傲的那個中國!也就是所謂的九二共識,他叫他的中國,我們繼續我們的中國。

中共並不該代表中國,不代表中國人,更不代表華人

內戰後,中共和國民政府分裂的不乾淨,因為都各自認為擁有過去中華民國的廣大國土範圍,而土地上的人民是一國的。看到他們文化大革命、六四運動等,在台灣的朋友不也深感痛心,想去解救同胞和家人,但是被戒嚴時期阻止了?能的話,安排船過去救,但船位有限被迫只能選擇兒孫裡其中幾個,沒能被救走的家人此後便加倍地被批鬥,被吊起來打被監視,這是多麼的痛。你知道那時其實是80/90年代嗎?這是發生在我同學身上的故事,讓我了解殘酷的歷史並沒有那麼久遠,而且就發生在你身邊的人身上,而身來就自由的你能想像嗎?

回台時被邀請簽署申請台灣加入聯合國,但這是簽名或使用公投能做到的嗎?連以中華台北參加奧運都被打壓,中華民國駐歐盟總部邀請海外學生去充場面才有的世大運。

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歡中共所以只說我們是台灣人,但不承認中華民國或只覺得對岸是中國的話,麻煩回去念歷史。相信我,我真的回去念了,才能和外國人力爭…

也許你以為小時候中國歷史地理也有學,但是其實都各自只有學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分歧後的歷史。所以和內地的朋友常會各說各話,但後來都會發現我們是被教科書多多少少控制了思想,所有華人人和人之間是沒什麼距離的。我不只說的是內地,和馬來西亞、新加坡、不同國籍的華人都是一樣的親切這是事實。我認為在海外,國籍主權問題只和你的護照有關,受用的政策不同,僅此而已。其他有必要分得那麼清楚,或把持其他護照的人當敵人嗎?但事實上多一個朋友就是少一個敵人,不是嗎?

當年1949年中共掌控了內陸,中華民國有多不甘願,家父是接受鋼鐵訓練的軍人出身,大半輩子都準備打回去,退伍後還是常備軍人,睡覺的時候聽到警報器響都會跳進來準備作戰,其實看了我很心疼。我的奶奶姑姑現在還在氣國民政府之前不讓他們說台語,但是聽不懂的話是要怎麼進行教育?她又對自己自卑只上了一天的日本學校,從來不識字。那沒有那些來台的知識份子,台灣會有今天的經濟基礎嗎?有人說只有住台幾百年的人是台灣人,是要我來自江西的外公回去嗎?在台灣融合的兒孫又應該屬於哪裡?根本就分不出來了,好嗎?不要被有心人操縱了!

小學的時候,飛彈演習差點成真,我都會和朋友說我學到的遮眼張嘴說「啊」,才能防止內臟不被炸彈的能量震破。我們都有童軍訓練,到我們這一屆才不用去做打靶射擊訓練,但站前線「刺…殺…」還是要的。到我弟弟的年代變成幾乎不用當兵,素質聽說也不能上戰場了,國情緊張是真的,但買一堆美國硬要我們買的當大爺的武器,老舊或是不會用,出問題是要怎麼做國防自主?

民主自由萬歲

現在教中文,更是要和學生們說清楚歷史,現狀就是有二個中國,一個1911年推翻滿清的,參加了世界大戰派了一堆人戰場搬屍體的華工的中國,一在比利時Ieper 一戰的墓園裡竟然看到很多華人的墓?繞過世界一圈看到很多1850年間因為解放黑奴需要廉價勞工為了生活離鄉背景的沿海華工後裔,他們因為晚清被迫開放其他港口,原本在舊港工作的勞工沒有工作無法生活,很多都被招工黑商騙或賣去北美築鐵路、去中南美削甘蔗等等,台灣早期的移民也是受到荷蘭人邀請過去種甘蔗的,就連現在在世界各地的中國餐館也是一樣,人們還不都是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

之前的工作,主任說要 “Chinese Volunteer” (意指沒有選擇的華工) 去接一個案子,身為唯一華人的我,只好對號入坐,但不免覺得受到歧視啊,覺得不舒服,再去和同事們說清楚我的想法。深深覺得華人走過的路真的很辛苦,我們都是走在前人舖的路啊!

最近學生的爺爺,一位來自香港,在美求學之後在香港開業30年的心臟外科醫生,現居美國。和他談到各自對政治的看法,他認為新中國有好有壞,但中華民國政府應該敗者為寇,和中共的內戰就是輸了,現在也打不贏對方,不免要統一。我的立場則是,已分開的70年是事實,是一些人一生的壽命,幾代有不同的追求,但已經有的民主自由不會讓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