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 boat might never sail again? 和平號可能再也無法出航?


One unforgettable volunteering experience

Two years ago, at the crossroads of life, I joined Peace Boat as an international volunteer going around the world for four months. No internet and no contact with the outside world, feeling lost in nature; time and space became not relevant as you’re surrounded only by endless water and infinite blue sky. All you can hear are the ship vibrating and the water splashing. You get to experience this vast quietness that allows you to only focus on yourself, on what you do and how it makes you feel. When it always feels like yesterday, it’s timeless.

一個特別深刻的志工經歷發生在兩年前,在人生的交叉路口上,加入了和平號國際志工行列,坐遊輪環遊世界了四個月。幾乎沒有網路,沒有電話,跨時區常搞不清時間,而且長時間周圍都只有無限海連天,不知道自己在哪裡現在幾點。這也才發現時間、空間,其實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你的生命裡做了什麼,帶給你什麼感覺,若能讓你反覆回味都好像是昨天,這才是真正的永恆timeless,一個「不需要天長地久,只要曾經擁有」的概念。—小時候覺得那只是廣告口號,不知道在說什麼,現在了解了,感覺、知識、能力、氣質都是別人拿不走,時間無法抹滅的;)


Real taste of freedom

One day in November 2018, it was my second time in the Caribbean. Somewhere between Jamaica and Cuba, there was an open-air party on board after the sailing ceremony. I remember hanging out with my friends at the bar after a long day of work. The weather was great and the music was right, everybody was having a good time chatting, dancing and having dance battles. I suddenly realized that among the people with high energy, I am no longer the hyper-freak anymore. That night was epic! We danced to our hearts’ content. But after a while, time for a break as I reached my physical limit. I leaned my upper body over the railing to rest. My head over the fence, my eyes looking over the ship at the water splashing by, my arms open in the air and the wind blowing, I felt like I was flying, being totally free; freed from the old self chained by my insecurities. I told myself never to forget that moment.

我還記得十一月的某天,在加勒比海結束一整天的靠岸行程,離岸時在甲板上都會舉行出航式,讓大家回頭和停靠的港口夜景揮揮手告別。出航式結束,會有露天派對,在音樂和海風的伴隨下結束一天。那天,我記得和同事一起跳舞,累了就隨意靠在欄杆上休息,這是我第二次到加勒比海,幾年間很多人事物都已變遷,也不再是以前的我,那個無助的自己。在大自然裡,人類真的很渺小,再多的壓力和煩惱都是自己創造出來的。聽著海浪拍打著船身,微風吹著我的臉,疲憊的身軀感到無比的放鬆,時不時把眼睛閉起來,感覺像是在飛一樣,我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忘記這個感覺,真正的自由就是放下。

And then what?

Getting off Peace Boat, I know exactly what I want and what I need to do.
I don’t need much material to be happy.
I don’t need to travel far to find peace.
All comes within me.
I know I just need to decipher my emotions as it’s a channel to my soul.

After visiting 47 countries, I stopped traveling and stopped chasing things that are not for me so I can embrace the true happiness with my own definition.

What is your definition of happiness? Let me know by commenting below!

下船後,我知道我要什麼,該怎麼做。
我的快樂不需要太多物質,
找內心的和平,並不需要遠行,
我知道我只需要傾聽自己的情緒,這個連接靈魂的通道

終於在訪問了47個國家/地區後,我決定不再旅行並停止追求不適合我的人事物,
擁抱自己定義的真正的幸福。

你呢?你對幸福的定義是什麼?留言和我分享吧!

Let it sail again

Last but not least, recently the tourism industry has been hit very hard due to the virus. Peace Boat was forced to cancel six voyages. Our support will determine whether it can resume the voyage in December. I hope this Japanese non-profit organization, the ship in the name of peace, can continue to sail and bring peace to the world. We count on your support to donate and to forward this message. Every bit counts!

最後,最近因為病毒的關係,旅遊業大受打擊,和平號已被迫取消6回的航程,12月能不能復航,之後能不能繼續營運,還需要你的支持。希望這日本的非營利組織,這艘以和平之名的船,能繼續航行下去,帶給世界和你我內心的和平。靠你了…希望你能捐款支持這項募款活動,並轉發給更多人知道,點滴都是感激,謝謝你!

#supportpeaceboat

Thank you!
不限金額捐款方式如下
https://peaceboat.org/english/donation?lang=en#supportpeaceboat

Continue reading “Peace boat might never sail again? 和平號可能再也無法出航?”

靈魂的覺醒-我們為什麼而來?將去哪裡?Why are we here, where are we going? I think I get it now.

一直以來都覺得哲學很虛無縹緲,都會問念這個科系的朋友們,學了可以做什麼?以前我覺得沒有什麼用。現在卻覺得好有趣,當然也可能是自己的環境不同了,生理上的需求不用擔心,開始有時間空間去追求另一個層次。我感謝病毒來襲,使我的心智豐富了。

Photo by Pixabay on Pexels.com

柏拉圖的靈魂循環不滅性

古希臘的哲學家柏拉圖曾說 “Thinking is talking of the soul with itself” 思考是身體與靈魂的對話,他也提出靈魂循環不滅性、同類互知等學說。他說:「我們現在清醒著,但之前的我們在熟睡,我們從睡的狀態進入到醒的狀態,接著我們又從醒的狀態回到睡的狀態,周而復始,這就是循環。靈魂是組成我們的一部份,會在我們身體死亡之後繼續存在,像車報銷不能開後,零件還在,這就是靈魂的不滅性。」

心靈或心智,若與身體分開能獨立存在又叫靈魂,是人們用來思考認知的,來組成中心思想、觀念、價值觀、人生觀和信仰等。柏拉圖說,通常我們的思考會被身體的一些需求打亂,比如對吃、喝、性、睡眠、舒適等慾望,但是透過脫離肉體的需求,心靈和靈魂就可以更好地專注,如果你善於在活著的時候練習,將你自己與肉體分離,那麼當你的身體死去,心靈就可以前往那個柏拉圖的極樂世界。如果你太過於陷入身體的渴求,在你死後你的靈魂會被吸回這個世界上,可能會轉世進入另一個肉體,再次轉世成人,或變成不同的生物繼續學習。 柏拉圖說,你的目標應該是活著時練習把心靈從身體分離出來。像佛家說的空,不受七情六慾而支配,身體受苦的時候,用念經打坐修行降低痛苦。專科的時候,曾和一位信佛的朋友聊到,如果佛家說修身不要大喜大怒,一切平平就是福,不是很無聊嗎?我寧願大吵之後,達到共識合好,享受人生的大起大落。現在想一想,要做到平平的是心境,其實很難,但有了比較全面的了解,能夠Zoom out,就比較不會在一個結骨眼糾結。

靈為什麼要來到世上學習?天堂那麼好的話,為什麼要下來受苦?

就像打電動一樣,你希望透過破關,玩完整個遊戲,若能整個遊戲達到無所不知的境界,就有圓滿的滿足。如果有不同的角色扮演,你不也會想試試,看生在不同的條件資源下,對你想達到的結果會有什麼不同的影響?

生物會因為自然演化而改變,靈呢?透過不同角色學習生命的不同課程,之到修完畢業。在那之前會不斷循環,以不同的狀態存在,這就能讓我們在柏拉圖所謂同類互知的情況下,真正設身處地的感受。最後就會發現,自身的認知是限於自己的經驗,別人也是,所以沒有對錯進而取得「雅量」與「大愛」的徽章。經過愛自己,但自己曾是不同的植物、動物,進而愛所有的生命,學會對所有事物持有感恩的心。

如果說到處去旅遊是為了增廣見聞,培養雅量。
那靈的世界也是如此…

當你抱持這樣的見解,去看待生命的事件, 美麗不美麗,有不有名,錢多不多、家人怎麼看你、朋友怎麼評價你,你就能排出優先順序了…看到還在掙扎在各個環節的人們,短暫的生命,自然流出憐憫之心,他們正在修他們的課,破他們的關,不成功按下重來鍵繼續。如果能做到充份地感受生命,不受軀殼限制,隨時能抽離,不受逆境影響,這就是靈的終極之戰,在個體和整體間轉換,是真正的自由。

最後再談一下家人能永遠在一起嗎?有群體轉世之說,比如說去世的外婆回來當你的孩子,這樣不也是以不同的身份永遠在一起嗎?如果大家都修完生命的課程,還是可以以靈的形式繼續在一起。我甚至覺得這有可能只是說,愛能穿越時空,如果你的親人好友離開但你還能感受到你們之間的愛,這也是一種連結。

好吧,我原諒所有在我身上發生的不好的事,對我不好的人…
感謝所有讓我學習到的人事物…這樣我們之間就只存在正向的連結…

你記得你前世是誰嗎?

續昨天的靈感

晚上睡覺前繼續了靈的話題,不知道我和心愛的人是不是在靈的時候就見過?是不是相約好在今生相戀共渡今生?

人是獨一無二的,靈也是獨特的,人因為不同的經歷,造就了一個人的個性。好像因為我小時候的一些事,我現在對類似的事情會有強烈的反應。比如說,我不喜歡餓肚子,餓的時候容易生氣,因為我小時候時常餓肚子,沒早餐吃,中餐用買的,福利社沒有什麼健康的選擇,吃的少運動量又比較大。所以長大後,如果能控制一定不讓自己餓到。但如果我沒有找到在此生的連結,而把時間軸拉長好幾世,也許就能解釋你特別之處其實來自於此生以外的經驗。也許哪一世我曾餓死、渴死、睡不飽、無聊死,所以現在我能的話就會盡量避免這些…你可能會說,每個動物都追求食物,但每個的反應卻都不一樣。

個性上的特徵來自過往的經驗,不限此生

我喜歡在台上自娛娛人,是朋友間點子多且勇敢行動的那位,但是沒有耐心,有的時候會離群,喜歡獨處,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我喜歡寫作,音樂一來,有沒有觀眾都一樣愛唱愛跳,應該是有些歷史事件造就了這些,如果不是今生就是前世吧。即使記不得過去的事,你的靈會記得那些事情給你留下的感覺,包含要什麼,不要什麼,進而把你推向一個或多或少的方向。你以為這生什事都是由你決定,也許是,也可能是已訂下的篇章,你能控制的是你的軀體,去做什麼事,寫下和下一章做連結的各種細節。當你偏移了你靈魂想要的,你就會受苦,受心靈之苦,覺得很不舒服,時間久了你的身體也會不適,這就是你的靈在和你對話…當你在做你想做的事,因為身心靈的專注,有股莫名的火在體內燃燒 (又稱為熱情),身體的需求會降到最低,好像可以一直做也不會餓。你的靈魂是經過好幾世的學習,來了解你要什麼、今生的使命,和存在的意義,默默地一直在引導你…

這週末在爬文的時候,看到古人歐陽修的故事,有一年他生日的那天,做了個有關芹菜麵的夢,他是喜歡吃芹菜麵所以做那個夢嗎?沒想到,那天在街上就看到一個老奶奶在家前放了碗芹菜麵,在拜拜。一問,那天是她女兒的忌日,這麵是她生前最愛吃的,她的忌日剛好是歐陽修的生日,一問發現她女兒也喜歡讀書?!那麼多的共通點,讓他想去她書房裡看看。於是一個夢帶領他到他前世的媽媽家,他也看到原來他寫的文章,原來是這位已去世的女孩生前就寫過的,此生的他只是做一個延續。他認了這位媽媽,還建了個碑紀念她。

談著談著,覺得害怕了起來…想起不久前上了個網上自我探索的課,其中一個實驗是大腦分不出實際發生過的事實,與只是在腦海裡一再想象的一個印象,哪個是真的,都一樣真!那麼如果我害怕的事,因為在腦中過過好幾遍,就會是真的?至少對我的身體是如此,這就能解釋為什麼有那麼多不同的幻想症、恐懼症,身體的反應是真的!反之,如果你極想要某件東西或做某事,你一定在腦中想了好多遍,這的確是會增加成真的機會!

半夜受到靈的觸動?

當晚睡到大概三點的時候,有個奇怪的夢,夢的最後是我在讀兩段文字,忽然發現背景有一個聲音不斷的重覆,一直有ㄟㄟㄟ的聲音,聽起來是有人想引起我的注意,而且聽出是個男人的聲音,煩人到可怕的地步。這讓我從夢中驚醒,想回到現實世界,好讓這個聲音停止。我試著轉接注意力,接收週圍的聲音。嗯,聽到了伴侶的呼吸聲,這是好事…但這個聲音沒有因此而停止。我張開眼,動一動身體製造一些噪音,試圖蓋過那個聲音,但是只有讓個聲音的頻率改變,有時遠有時近,就是沒有消失。好吧,去上個廁所吧,看回來會不會好…我坐在馬桶上,聽見了外面有車子的聲音,好像比較好了。回到床上,聲音又回來了,我分不出是真是假,我聽見先生翻身的聲音,順勢叫了他的名字,問他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沒有!」代表只限於我腦海裡,不是真的!我害怕地叫醒他和他說這件事,我說,是不是有靈在警告,我知道的太多了,人類不該去挖掘這些事…

一開始聽著先生的聲音,另一個聲音只是變遠了,代表它真的是能和現實共存的,如果我分不出什麼是真是假,好可怕呀!後來聽我說完,他抱著我安撫我再次入睡,直到它消失。
今天又談到我這個特別的際遇,先生又說有人一直叫你應該是因為你不理他…應該問他:「叫我幹嘛?」也許就能得知更多,就不那麼怕了…唉,他怎麼不早說,但我當時就是害怕嘛,怎麼想得到要回應人家?下次吧…

話說,家父曾說惡夢對他來說很新奇,夢到鬼的話,別人被鬼追,他是會追著鬼跑,因為他想知道更多。小時候還故意帶我去墳墓,他躺在墓上向我證明沒鬼。而我先生,不知道在幾年前就再也不做夢了,或是一點也記不得自己有沒有做夢,更不用說記得夢的內容了。所以靈有話想說,不能夠找他們的話,只能找我?是不是我最近在想和靈之間的關係,打開了什麼開關?如果能更了解宇宙,應該也值得,這樣調侃自己就比較不怕了…

想安穩地走向人生下一階段要考慮的事?

和大家分享我最近人生最大考驗之一,讓我把生老病死都想了一遍的事情就是:

晚了11天的生理期終於來了,37天之後才來,破了我的人生紀錄,一直都很準時報的生理時鐘,一次不準就讓我覺得真的懷孕了!最後雖然沒有,還是感謝未來的寶寶教會我一些事,苦惱後終於明白「錢要花在刀口上」不是一昧地省 , 也是要用得開心才有意義,因為錢賺來就是要花的, 只有擁有健康 、 能錢滾錢才是真正的富有。

只是那幾天真的是很擔心,怎麼算都知道自己沒有足夠的金錢到終老,要為最壞的打算。就是說我再也找不到工作,可以在維持基本的生活品質情況下維持多久?因為我一直搬來搬去,每到一個新環境就得重新開始找工作,當志工環遊世界之後,我其實最想做的是環保相關工作,試著申請了幾次都沒 有下文,但是至少我隨時都可以做志工,所以還是先把錢這部分安排一下,要做什麼其實都可以…

於是兩天內看完富爸爸窮爸爸的書,開始上理財課,深深覺得退休制度是貧困年代下的產物,可能是過去長期物資不足,所以讓人願意簽下長工工作合同,讓社會有長期的生產力的誘因。

到底為什麼人要工作到65歲?

你有想過嗎?社會制度為的是社會生產力和經濟?這不是以人為出發點的吧!制度是給人的福利,還是像宗教一樣軟硬兼施來控制人心?這邊舉出中西社會幾點不合理的潛規則,大家可以一起想想:

年輕人離家,自己住?
有孩子時,為生計和房貸車貸努力賺錢,不能和父母住一起?
不符生物群聚天性,是為了促進房地產?

兒孫在外,上一輩的房子空空的,老人寂寞,生了病請看護?
父母需要工作,小孩沒人帶,找保姆,將小孩送上學?
不符生物群聚天性與心理需求,是為了社會經濟?

孩子大了,有自己收入,退休制度讓大都只需負擔自己的長者,也許有已付完貸款的動產不動產和用不完的退休金,為的是養自己和自己未完成的夢想?
孝親費如果又加上來,長者可以開心花錢,年輕人的負擔更重?
過多的錢,用不完的錢就算捐贈或被繼承都得被政府抽成,甚至被充公?
不符實際需求,是為了滿足無限的心理需求和促進經濟?

提早退休的話,有一個算法是,不用把一生的錢都賺夠,把年生活費x25,也就是預備未來25年的生活費,把它投資在年報酬率7%的標的上,每年用4%,就可以抗通膨死也用不完了。現在的重點應該是把存的錢最大化,投資在不同資產上,用產生的利潤去享受生活,不要怕投資自己!像我過去一年後只花了15萬台幣,有退稅一筆進帳,一些定存利息進來,所以為正成長,並不能保證之後能這樣下去,所以重點是找到能固定收入的方法!

人真的活越久越好嗎?

一般好像預設人壽命要越長越好,在錢有限的時候,犧牲的就是生活的品質。對我來說,如果生活品質、生命長度、金錢三者間,生活品質的維持對我來說比較重要,金錢存到了一定的金額,設定每個月的生活預算,能生活幾年就生活幾年,開開心心充充實實,做自己想做的,然後結束自己的生命,不也是一個圓滿的人生,一定要自然死亡嗎?

在生命專案的金三角中,操控三個因子,如果金錢和品質求不變,我能控制的是時間。我大膽預測,人口過多的現在,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想到這個做法。當然還是可以去追求這三者共存並最大化,只是不要讓追求金錢的過程變成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人生自動導航,盲目地跟著社會制度的主流,請確定這是你想要的人生。

主流一定是對的嗎?喜歡自己的工作一直做沒什麼不好,但為生活走不開真的很可憐。很多人就算能享退休福利,但有多少人能活到那年齡,健康地享受之後的生活?還不如能走的時候,去餵獅子,當最後一次旅行!

如果對主流意見保持疑問態度,不工作可能還內疚的要死,但到底是誰規定的?是社會壓力造成日本電車上低氣壓 ? 黑壓壓的西裝上班族,眼中總顯空虛,只剩不思考人生的軀殼每天自動導航,找動漫或情色等興趣來麻痺或宣洩自己可能對人生不滿的知覺,一轉眼如果忽然發現可能就受不了,造成日本有很高的自殺率和不出門的繭居族(Hikikomori)。

目前自己的規劃是,年老時的生活費和留學時的生活費一般,住車上到處走也是一種生活方式,該走的時候就消失在自然裡,就像是愛斯基摩人,覺得時候到了老人會在浮冰上漂走,當個前衛的游牧民族,也就不需要退休金了…

Photo by Pixabay on Pexels.com

對未來感到迷惘?

看到一些舊郵件,想和大家分享出國前後的一些心聲。我這一輩的,很多人都有出國待一陣子的經驗,有的是像我一樣去當交換學生,有的是念短期的語言學校,有的是打工渡假…如果你有這些想法,也許我的故事可以給你帶來一點靈感,看下去吧…


2010年6月,那時大學的幾個朋友,有些人在工作,有些人還在念碩士,大家對未來都很迷惘,有些人想出國,而有些人想換工作…
我和幾個在台灣的幾個好朋友,小機兒-小菁、阿塞、秀枝-秀秀,在網上的社團聊心事…

小菁–是我們以前班上的第一名,對數理很有概念,碩班之後想出國一陣子, 在美國的親戚家人也一直叫她去念那邊的語言學校,所以開始辦了簽證,但因為年邁的母親,有著覺得走不開的心情。

阿塞–說我在大學時期給她的一句話,改變了她,讓她在碩班勇敢做了很多嘗試,她說:「還記得你對我說毛毛蟲的故事,不願蛻變成蝶又怎麼看見外面的世界,明天的事留給明天的自己煩惱…」

秀秀–工作之後一直想出去打工渡假,但家人覺得那是浪費金錢和時間…

看到大家當時的近況,以下是我的回覆(當時我在比利時一家美商In vitro做細胞運送):


5…4…3…2…1…Action!

換我了…天哪,我的中文…好多字想不起來怎麼寫


我超開心聽到大家的消息…
我過的…有點苟且偷安其實…
不算好不算壞…這整個月幾乎上班都沒空回E-mails.
尤其是昨天…呼!我們倉庫發貨有問題,大半是因為我沒看清楚Packing list, 很不安一直猶豫要不要裝沒事等客戶complain再承認自己的缺失…
結果還是跑去和經理自首,把裝箱好的貨都打開查一遍…當然有被念了,但是因為已經盡力所以也感覺ok,至少對得起自己,下次注意就好囉。

這時我想,如果是小機兒的話,就會很仔細很小心地不會讓數字出錯…
這次的合約到8月底,所以這個月不可能回台灣和大家相聚啦,9月比較有可能…你們先have fun吧,到時也許可以去美國找小機?!祝簽證順利!

同時,我也很感動自己曾說過的話對阿塞有幫助;雖然我是真的不太記得了…哈哈
我記得「明天的事留給明天的自己去擔心」這回事…當初應該是在鼓勵她去做不同的嘗試吧…(毛毛蟲和蝴蝶應該是阿塞用她的文采幫我美化了一下?!)

另外,期待看到更不一樣的小菁,抱著紮實的專業,踏上異國的歷險…
開開眼界,接觸世界…
這個世界很大很大,有各式各樣的人事物,沒有很多人會在乎眼睛大眼睛小、高矮胖瘦、有沒有雀斑或腿毛長不長…
有的話,那些人真的只是膚淺…或者自己給自己不必要的壓力。
重要的是、大家會關注的是,你能做什麼…
在歐洲,你在街上不穿鞋,大家也不會怎樣,可能多看你二眼都不會…

一路上,看到你的成長,從退縮、猶豫到勇敢…(看小菁也準備出國,有些感動)
為你感到驕傲!孩子啊你要比我強!有種媽媽的感覺!下一個出國的就是阿塞了…

秀枝,我可以了解你為現實生活而五斗米折腰的狀況。
一直都很easy going 的秀秀…
但是就算不限於合約,你真的會去衝嗎?要衝向哪呢?
我也在思考方向中,但我是超級支持你離開公家機關任職,拿死薪水又無趣的生活。



時光快轉到了2019年,秀秀依然在乎家人的看法,已錯過了那段能申請打工渡假的時光,即使有專業,也害怕自己語言不通,這個想出國的空缺,就用常常去不同地方旅遊來彌補…阿塞碩班畢業後,有著不錯的工作,雖然工作壓力大,有很多的無奈,都堅持了下去。小菁留美一陣子後,她真的比較敢說英文了,雖然膽子小但時間證明她是可以的,正走入人生的下一階段…

我呢?也環遊世界回來,覺得再也不想去旅遊(純旅遊)…
要去的話,可能再報一次和平號的志工吧,覺得邊走邊學的方式滿適合自己的。
在小公司大公司工作過,決定做自己的老闆,做個多身份的斜槓青年…

你呢?未來想出國嗎?對未來有什麼不安想要分享的嗎?

世界很大,有時是我們自己的心眼狹小才看不到…
只要不是什麼壞事,有方向,就去試試吧!
畢竟人生是你的,每天無時無刻需要面對的是自己,不要讓自己活在悔恨裡…

準備好步入家庭生活?含旅居海外費用大公開

最近在我的部落格上可能會多了一些有關家庭的系列文,自己是屬於適婚年齡,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姻,環遊世界回來,現在生活的著重在家庭!
剛好有人問我以下問題,那我就想說一起和大家分享我的答案,也歡迎大家在步入家庭前先想想哦!—內有小愛在不同國家生活的費用大公開!—

備註:我的原生家庭不是特別美好,對家的的憧景多來自教會和自己的想法,歡迎大家來討論。

覺得家是什麼?

家是什麼都一起面對的共同體
有個Quote說得很好:「家庭是生命的開始,永遠持續的愛!」

夢想的家是什麼樣子?

充滿著愛、所有的情緒都被包容尊重,留下理性討論空間。
所有心靈層次的滿足,對物質不用太要求,簡單健康最重要!

要怎麼樣能把一個家打理好?有榜樣讓你學習嗎?

能準備的先準備,遇到困難的話,覺得對任何事自己能放下尊嚴承認不足,之後一起談論找方法最重要,並不知道是不是有一個家是這樣子的,畢竟人生是自己規劃出來的。

哦!我覺得男朋友的西班牙家人很不錯,喜歡那種緊密感! 什麼都可以一起做,煮飯、運動、做家務。什麼都可以談,就感覺能什麼都不怕,也許還是會擔心,但每次分享重擔就輕了一半, 就有總會找到方法的那種信心!

進入婚姻或或組織一個家庭,要開始承擔以前不需承擔的責任,有時會失去自由,能接受嗎?

我其實對一般的自由交際不是太有興趣,比較喜歡二個人在一起,有孩子也是甜蜜的負擔,一起成長。

若經濟來源不穩定,基本的生活品質能維持幾年?

幾年沒問題,其他特殊狀況有編列準備金
(不算男方收入)

之後若有孩子,一年需要花費多少?能夠給孩子妥善的照顧嗎?

我相信不管什麼都有不貴的方案,就像不用錢當志工環遊世界的這種模式,對孩子我也每個月多編了些預算,禮物、夏令營就可以用多出的每月預算來付,但基本上以大自然活動為主,才藝也可以自己教,小朋友自學,如:和小朋友一起玩音樂,和朋友交換小孩進行文化體驗都不需特別花錢…

以下是小愛的實際支出範例,也許你能想像我所說的簡單的生活模式:

支出實例-2人每月費用 台幣 房租
兒時在台灣和爸爸同住     24,000 9,000
比利時留學期間(一個人)     21,000 6,650
比利時工作期間,含負擔房貸,車     70,000 24,500
在東京期間     52,500 30,000
於西班牙期間,不用租金     13,300 –  

覺得過日子什麼最重要?

健康,不斷學習,無悔…

A good life is a self correcting journey that you would feel better and more right every time.
每次都比上一次感覺更好、更堅定、更值得 ,就是 good life!

A question everyone should ask themselve 每個人都該問自己

上週在上氣功課 冥想的時候領悟:
需要做抉擇但是覺得不確定嗎?

問自己
這樣做是為了什麼?

1)為了填飽肚子
2)為了爭一口氣 自尊或虛榮心
3)還是為了拯救自己的靈魂

希望你做了對的選擇…

Last week during the meditation session in my Chikong class, I made a sudden realization.

When you are in doubt, ask the following:

Is it for…?

1) the stomach
2) the ego
3) the soul

Hope you would get it right…

LA PAZ 和平

話說我為了能找到內心的和平和平號遊輪工作。現在在的西班牙小鎮的聖母稱號也是和平La Paz,是不是很巧?! (每個小鎮城市都有稱自己聖母的名字,指的都是聖母瑪麗亞但有不同名字,和地方的歷史和曾顯現的神跡有關)

I literally wrote on my application for Peace Boat volunteer program that I hope Peace Boat could bring me to my inner peace. Now here I am in this small Spanish town, the name of the patron saint is also “La Paz“. What a coincidence!

我下船後的反思是
不需要到很遠的地方 找尋內心平靜 真正的快樂從傾聽自己開始

My reflection after the boat trip end of last year was that I don’t really have to travel far. Peace starts within if I keep listening to my inner voice.

看到環境汙染的數據 難過到流淚 就是因為在意
在船上辦活動被客訴 和同事相處不快 碰釘子也要站出來做點什麼 因為在意,因為希望做得更好…

這就是觸動心靈的自然動力,帶我找到人生的目的,真正的快樂!

When I saw the information about ocean pollution, I was in tears.
It wasn’t always easy running events on the cruise.
Despite customer complaint and quarrel with co-workers, I kept trying.
I cried because I care enough about those things and wish that I can do more.

And that is a motivation from within that would hopefully lead me to my purpose, my true happi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