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的覺醒-我們為什麼而來?將去哪裡?Why are we here, where are we going? I think I get it now.

一直以來都覺得哲學很虛無縹緲,都會問念這個科系的朋友們,學了可以做什麼?以前我覺得沒有什麼用。現在卻覺得好有趣,當然也可能是自己的環境不同了,生理上的需求不用擔心,開始有時間空間去追求另一個層次。我感謝病毒來襲,使我的心智豐富了。

Photo by Pixabay on Pexels.com

柏拉圖的靈魂循環不滅性

古希臘的哲學家柏拉圖曾說 “Thinking is talking of the soul with itself” 思考是身體與靈魂的對話,他也提出靈魂循環不滅性、同類互知等學說。他說:「我們現在清醒著,但之前的我們在熟睡,我們從睡的狀態進入到醒的狀態,接著我們又從醒的狀態回到睡的狀態,周而復始,這就是循環。靈魂是組成我們的一部份,會在我們身體死亡之後繼續存在,像車報銷不能開後,零件還在,這就是靈魂的不滅性。」

心靈或心智,若與身體分開能獨立存在又叫靈魂,是人們用來思考認知的,來組成中心思想、觀念、價值觀、人生觀和信仰等。柏拉圖說,通常我們的思考會被身體的一些需求打亂,比如對吃、喝、性、睡眠、舒適等慾望,但是透過脫離肉體的需求,心靈和靈魂就可以更好地專注,如果你善於在活著的時候練習,將你自己與肉體分離,那麼當你的身體死去,心靈就可以前往那個柏拉圖的極樂世界。如果你太過於陷入身體的渴求,在你死後你的靈魂會被吸回這個世界上,可能會轉世進入另一個肉體,再次轉世成人,或變成不同的生物繼續學習。 柏拉圖說,你的目標應該是活著時練習把心靈從身體分離出來。像佛家說的空,不受七情六慾而支配,身體受苦的時候,用念經打坐修行降低痛苦。專科的時候,曾和一位信佛的朋友聊到,如果佛家說修身不要大喜大怒,一切平平就是福,不是很無聊嗎?我寧願大吵之後,達到共識合好,享受人生的大起大落。現在想一想,要做到平平的是心境,其實很難,但有了比較全面的了解,能夠Zoom out,就比較不會在一個結骨眼糾結。

靈為什麼要來到世上學習?天堂那麼好的話,為什麼要下來受苦?

就像打電動一樣,你希望透過破關,玩完整個遊戲,若能整個遊戲達到無所不知的境界,就有圓滿的滿足。如果有不同的角色扮演,你不也會想試試,看生在不同的條件資源下,對你想達到的結果會有什麼不同的影響?

生物會因為自然演化而改變,靈呢?透過不同角色學習生命的不同課程,之到修完畢業。在那之前會不斷循環,以不同的狀態存在,這就能讓我們在柏拉圖所謂同類互知的情況下,真正設身處地的感受。最後就會發現,自身的認知是限於自己的經驗,別人也是,所以沒有對錯進而取得「雅量」與「大愛」的徽章。經過愛自己,但自己曾是不同的植物、動物,進而愛所有的生命,學會對所有事物持有感恩的心。

如果說到處去旅遊是為了增廣見聞,培養雅量。
那靈的世界也是如此…

當你抱持這樣的見解,去看待生命的事件, 美麗不美麗,有不有名,錢多不多、家人怎麼看你、朋友怎麼評價你,你就能排出優先順序了…看到還在掙扎在各個環節的人們,短暫的生命,自然流出憐憫之心,他們正在修他們的課,破他們的關,不成功按下重來鍵繼續。如果能做到充份地感受生命,不受軀殼限制,隨時能抽離,不受逆境影響,這就是靈的終極之戰,在個體和整體間轉換,是真正的自由。

最後再談一下家人能永遠在一起嗎?有群體轉世之說,比如說去世的外婆回來當你的孩子,這樣不也是以不同的身份永遠在一起嗎?如果大家都修完生命的課程,還是可以以靈的形式繼續在一起。我甚至覺得這有可能只是說,愛能穿越時空,如果你的親人好友離開但你還能感受到你們之間的愛,這也是一種連結。

好吧,我原諒所有在我身上發生的不好的事,對我不好的人…
感謝所有讓我學習到的人事物…這樣我們之間就只存在正向的連結…

你記得你前世是誰嗎?

續昨天的靈感

晚上睡覺前繼續了靈的話題,不知道我和心愛的人是不是在靈的時候就見過?是不是相約好在今生相戀共渡今生?

人是獨一無二的,靈也是獨特的,人因為不同的經歷,造就了一個人的個性。好像因為我小時候的一些事,我現在對類似的事情會有強烈的反應。比如說,我不喜歡餓肚子,餓的時候容易生氣,因為我小時候時常餓肚子,沒早餐吃,中餐用買的,福利社沒有什麼健康的選擇,吃的少運動量又比較大。所以長大後,如果能控制一定不讓自己餓到。但如果我沒有找到在此生的連結,而把時間軸拉長好幾世,也許就能解釋你特別之處其實來自於此生以外的經驗。也許哪一世我曾餓死、渴死、睡不飽、無聊死,所以現在我能的話就會盡量避免這些…你可能會說,每個動物都追求食物,但每個的反應卻都不一樣。

個性上的特徵來自過往的經驗,不限此生

我喜歡在台上自娛娛人,是朋友間點子多且勇敢行動的那位,但是沒有耐心,有的時候會離群,喜歡獨處,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我喜歡寫作,音樂一來,有沒有觀眾都一樣愛唱愛跳,應該是有些歷史事件造就了這些,如果不是今生就是前世吧。即使記不得過去的事,你的靈會記得那些事情給你留下的感覺,包含要什麼,不要什麼,進而把你推向一個或多或少的方向。你以為這生什事都是由你決定,也許是,也可能是已訂下的篇章,你能控制的是你的軀體,去做什麼事,寫下和下一章做連結的各種細節。當你偏移了你靈魂想要的,你就會受苦,受心靈之苦,覺得很不舒服,時間久了你的身體也會不適,這就是你的靈在和你對話…當你在做你想做的事,因為身心靈的專注,有股莫名的火在體內燃燒 (又稱為熱情),身體的需求會降到最低,好像可以一直做也不會餓。你的靈魂是經過好幾世的學習,來了解你要什麼、今生的使命,和存在的意義,默默地一直在引導你…

這週末在爬文的時候,看到古人歐陽修的故事,有一年他生日的那天,做了個有關芹菜麵的夢,他是喜歡吃芹菜麵所以做那個夢嗎?沒想到,那天在街上就看到一個老奶奶在家前放了碗芹菜麵,在拜拜。一問,那天是她女兒的忌日,這麵是她生前最愛吃的,她的忌日剛好是歐陽修的生日,一問發現她女兒也喜歡讀書?!那麼多的共通點,讓他想去她書房裡看看。於是一個夢帶領他到他前世的媽媽家,他也看到原來他寫的文章,原來是這位已去世的女孩生前就寫過的,此生的他只是做一個延續。他認了這位媽媽,還建了個碑紀念她。

談著談著,覺得害怕了起來…想起不久前上了個網上自我探索的課,其中一個實驗是大腦分不出實際發生過的事實,與只是在腦海裡一再想象的一個印象,哪個是真的,都一樣真!那麼如果我害怕的事,因為在腦中過過好幾遍,就會是真的?至少對我的身體是如此,這就能解釋為什麼有那麼多不同的幻想症、恐懼症,身體的反應是真的!反之,如果你極想要某件東西或做某事,你一定在腦中想了好多遍,這的確是會增加成真的機會!

半夜受到靈的觸動?

當晚睡到大概三點的時候,有個奇怪的夢,夢的最後是我在讀兩段文字,忽然發現背景有一個聲音不斷的重覆,一直有ㄟㄟㄟ的聲音,聽起來是有人想引起我的注意,而且聽出是個男人的聲音,煩人到可怕的地步。這讓我從夢中驚醒,想回到現實世界,好讓這個聲音停止。我試著轉接注意力,接收週圍的聲音。嗯,聽到了伴侶的呼吸聲,這是好事…但這個聲音沒有因此而停止。我張開眼,動一動身體製造一些噪音,試圖蓋過那個聲音,但是只有讓個聲音的頻率改變,有時遠有時近,就是沒有消失。好吧,去上個廁所吧,看回來會不會好…我坐在馬桶上,聽見了外面有車子的聲音,好像比較好了。回到床上,聲音又回來了,我分不出是真是假,我聽見先生翻身的聲音,順勢叫了他的名字,問他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沒有!」代表只限於我腦海裡,不是真的!我害怕地叫醒他和他說這件事,我說,是不是有靈在警告,我知道的太多了,人類不該去挖掘這些事…

一開始聽著先生的聲音,另一個聲音只是變遠了,代表它真的是能和現實共存的,如果我分不出什麼是真是假,好可怕呀!後來聽我說完,他抱著我安撫我再次入睡,直到它消失。
今天又談到我這個特別的際遇,先生又說有人一直叫你應該是因為你不理他…應該問他:「叫我幹嘛?」也許就能得知更多,就不那麼怕了…唉,他怎麼不早說,但我當時就是害怕嘛,怎麼想得到要回應人家?下次吧…

話說,家父曾說惡夢對他來說很新奇,夢到鬼的話,別人被鬼追,他是會追著鬼跑,因為他想知道更多。小時候還故意帶我去墳墓,他躺在墓上向我證明沒鬼。而我先生,不知道在幾年前就再也不做夢了,或是一點也記不得自己有沒有做夢,更不用說記得夢的內容了。所以靈有話想說,不能夠找他們的話,只能找我?是不是我最近在想和靈之間的關係,打開了什麼開關?如果能更了解宇宙,應該也值得,這樣調侃自己就比較不怕了…

人真的有靈魂嗎?人為什麼會怕鬼?

Photo by Anna Tarazevich on Pexels.com

胎內記憶,靈與身體的奇妙

昨天看到隋棠發的胎內記憶之文,覺得好神奇,於是爬了其他文章和影片。昨晚和親愛的談到靈的世界,有些人記得前世的細節,30%七歲以下的孩子對在胎內時還有記憶。

很多案例都說,寶寶在出世前一位特別的老爺爺和其他人住在天上,有時會往下看,尋找未來出世的家庭,有些孩子早就決定喜歡的父母親,之後等待懷孕期間再到媽媽的肚子裡去,而有些是在孕期間和老爺爺一起決定的。

有些孩子看媽媽漂亮、看爸爸帥、或看到很多食物、聽到一家的笑聲而決定在哪裡出生。有些勇敢的孩子,會立志給不幸的家庭帶來喜樂,給身體有病痛的媽媽帶來力量。在肚子的期間,寶寶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就好像瀕臨死亡的人們有靈魂出竅,能不用眼睛看就能感知週圍的世界。寶寶也聽得到,感覺得到媽媽所有的情緒,會用自己的方法和媽媽產生一些互動和了解,也能幫助調節媽媽身體的不適。

靈似乎什麼都知道?

年紀小的孩子和有過瀕死經驗的人,應該最接近靈的狀態,似乎知道的完全超過感官知覺能感受到的。渴望到世上走一趟,透過身體來學習,感受起伏,感受身體的慾望和滿足。不同的宗教似乎都有對靈一部份的解讀。不是講得很清楚,但也許是刻意對人隱瞞對宇宙的洞悉或以人的話語來描述超越人類能理解的事,已是極限。我記得教會的教導說靈會是回到自己完美的狀態,但也許不是我們能想像的完美,而是外表根本就不重要,因為只會以能量的元素存在,膚淺的想法是無法想像的。就像小朋友描述自己的胎內記憶,只能用他所知的語言來簡單說明靈間很難懂的現象。他們所知道的事比我們想像的多,只是小小的身軀和肌肉無法表達到人能了解的程度。

即使是還不會說話,他們已經能以哭鬧、笑,還能以愛,共感的方式和人溝通。語言、種族都不是問題,情感應該是與靈最相近的連結。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地冥想能打開自己對宇宙的天線,接收特別的啟示。

不知道我的未來的寶寶,是不是已經在天上等,我想要問他很多問題,已經能想像他說他是因為最喜歡爸爸而來到我們家。我會吃醋嗎?嗯…我也最愛爸爸,所以沒關係!如果我當媽媽的時候,不能了解他的需求,心情很不好,我會請他用他的方法讓我知道該怎麼做!我知道他來以前已經有自己的意識,有想在此生完成的事。希望我們能相親相愛,讓彼此的生命更豐富,也希望他們能教我們一些宇宙的知識。

生命受到死亡的啟發?

所有動物都被設定遇到危險就逃跑或戰鬥,為了爭取靈在身體裡的時間,增加存活的機會。親愛的說,怕黑、怕鬼,其實怕的是未知,這應該只是狀態的轉換,也許根本沒什麼好怕的。我想,到了靈的狀態,又能無所不知,無憂無慮到靈的聚集地等待下一次出世的機會,循環下去好像沒有什麼不好。

所以說,如果最近我會因為病毒或其他原因過世,所謂的永遠忽然變短,除了有點可惜外,我會帶著幸福感而進入靈的世界。這樣想,好像一點也不可怕,也不用哭哭啼啼的了…如果我活久一點,就要努力想起我靈魂想要做的是什麼,什麼是我的精神糧食,去做我想做的,滿足心靈需求就不愧來世上走一圈了!

在西班牙居家隔離20天黑暗裡有光明

前幾天公佈我所在的小鎮上,居民七千人裡就有半百確診,兩個死亡
其中一個是合唱團裡的一位老先生,我聖誕節才一起和他唱過歌,怎麼就…走了

哥哥之前的公司做吃的,因民生需求還是繼續工作
有幾個人確診,一個病危,還是繼續讓大家上班
平時沒有量體溫的自由進出,聽到有同事的家人確診才派人量一下體溫,說是例行公事,不和大家說明內情,就是在這個惡劣的情況下,加上之前工作上已受了一些氣,他在二週前離職

一個在藥廠做化學研究的表哥被一位義大利回來的同事傳染了病毒,發燒多天好轉後又發燒了
一個30多歲平時健健康康的同事竟然病危
媽媽的一個朋友也因為這個過世
一個當護士的朋友 都要崩潰了 決定要寫遺囑給小孩
一個當實習醫生的表妹,本來今年夏天要結婚,政府讓她執行大規模安樂死,她在道德邊緣掙扎,婚禮看來沒什麼機會舉行了,就算能辦成,她也不再是原本開心單純的那個女孩…

死亡的味道離我們越來越近,遲早會到…

有朋友說道,「真的嗎?好難讓人相信電影情節正在發生…」

沒錯,越來越真實
逼著人不相信也不行

但話說回來,非常感恩世界各地的家人都還健康
移到線上教課,少了一半學生,但至少還有收入,自己是自己的老闆

感恩每天能很幸福地在家
和家人一起 煮健康的料理
看看電影 看書學習 聽音樂 跳舞
想要呼吸新鮮空氣就去小花園裡繞繞
在愛和笑聲中 忘卻外頭的恐懼

真的不行的話
到死都很浪漫
想不到更好的死法了…

感謝至今的人生體驗沒有留下太多悔恨
些許的遺憾是未為人母
未能給世界上的生命帶來更多的愛與笑容
感謝生命中的人、我的學生們讓我感受到片段的美好

這種日子教會人生命真正的價值
不是名、不是利
一切回歸到最基本的需求
是健康、是歸屬感、是戀人的擁抱
是家人的守候、孩子的笑聲
是身旁動物對你的依賴、是給予幫助時得到的微笑
這些事才能讓你覺得真正的富有

Family / Photo Album / Generation Gap | HD Stock Video 466-971 ...

有什麼想做的、想轉職、想學的、想告白的…
都大膽去試吧,沒有所謂成功失敗,只有越學越多的機會,不要讓自己後悔!

最後,謝謝你看到這裡
但文章標題所承諾的黑暗裡的光又是什麼呢?

居家隔離大作戰
把愛留下來

如果你也和我一樣正在進行隔離
我想邀請大家正視家裡老年人即將離開的可能
當那天真的來到,他們的故事將隨著他們離去
沒有人能夠再以第一人稱敘述屬於他們的故事
而他們的故事可能比電影小說動人 更寓教於樂
他們的故事代表著你生命的前身 你面對挑戰的借鏡
也能帶給更多人力量

所以邀請大家和我一起進行一個家庭回憶錄的計畫
讓生命得以延續
分享人生的故事
#FamilyLegacyProject

不用花錢 就能學到人生重大的教訓
這個計劃適合8歲以上孩童與家中長輩共同進行
由長者口述
讓孩子用自己的方式錄影音/書寫/畫圖紀錄
長者可從旁協助
並讓他(們)展現給家中的人,並討論從中學習到什麼

年長的人容易覺得寂寞,愛說著過去的故事
而孩子愛聽故事
這將拉近不同年齡層的距離
這將豐富小朋友的創造力、組織能力與感受…

還記得我小的時候,最愛爸媽說故事給我聽,一個一個聽不膩
不是讀故事書給我聽,而是最喜歡知道自己怎麼來的故事
他們的故事、祖先的故事

我把記得的與我當時的感覺都寫在我的日記本裡,從11歲起至今已多年
如果你曾在我的生命裡,也許我幫你記錄了我們共同的篇章
這是我生命曾經存在的證明
曾讓我在回顧時笑、流淚、害羞、驕傲
也曾給我帶來心靈最深處的力量

這是我能留給自己、家人、朋友、陌生的你甚至是後人
一份最真切的情感
能穿越時空的愛

希望你也能感覺得到…

新冠狀病毒在西班牙 Corona virus in Spain

有關新冠狀病毒的感發
Xīn guānzhuàng bìngdú

在西班牙觀察當地的影響,華人有沒有受到歧視?

在人口非常混雜的國家,上為法國,隔海是義大利,且相鄰非洲,有很多不同面孔的人在此居住。加上在歷史上航海黃金時期以來,佔領了美非洲許多地方,也在台灣和菲律賓留下過據點。在見識過許多不同民族後,到處都能能看到與拉丁美洲的混血,因此對外來者大都保持友好居多,也造就西班牙是收留最多難民的歐洲國家。我個人在小鎮的經驗也是如此,對不認識的人總能說上幾句話,甚至打開雙臂無條件地接納你,我時常對他們豪爽開放的文化風情,讚嘆不已,很多部份讓我想起了台灣的濃濃的人情味。

西班牙上週三才發現10個確診案例 (文章發佈的時候已增加到71例),尤其是Tenerife島上已有一個700多人住的飯店已進行與外界的隔離,不難想像在飯店裡有著和公主號一樣的中央空調,只會讓更多的人感染病毒。上週發現大家已買不到口罩,但話說本來需求就不大,而且大部分的人覺得亞洲人帶口罩是很奇怪的,所以除了專門的醫療用品店外,也很少藥局在賣,有賣的話,大家也都買不到了,所以已抓到有人到醫院偷口罩,其中一個居然還是醫生!也就因為對流行性疾病的控管沒有像亞洲那麼多經驗,就連體溫計也都是陽春型掖下用的那種,耳溫槍的使用是一點也不普遍。
我們試著在網上訂口罩,有的說沒貨,有的還沒來,家人說再不行就要搬到山裡去住一陣子,避避病毒的風頭…

前天和其他當老師的同事和學生聊到,發現當地人的態度是新冠狀病毒和流行性感冒沒二樣。從義大利傳過來的確診病例越來越多,害怕之餘只好啟動拒絕相信的自我防禦心理,覺得媒體只是在嚇唬人,每天都報感染數字上升,其實只是和流感一樣,讓一般人民擔心受怕,而一些商人在背後賺大錢,聽都聽煩了。
而他們看到的還只是當地的新聞,以中共報導的數字為主,所以致死率仍然是3.4%,不多於流感,所以普遍相信只會影響老年和已有慢性疾病在身的人口,與自己沒太大關係 (應該是這樣想比較不會怕吧…)。

新冠狀病毒和其他病毒有什麼不同?

像是已有疫苗的天花和牛痘(Smallpox and cowpox) 病毒,當初在全球襲擊的致死率高達30%。就連孩童常見的水痘(Chickenpox),對於某些免疫力衰弱的患者,致死率也高達5%至10%,相較來說,新冠狀病毒死亡率也沒有那麼高,但它的差別是,不只是一般空氣傳染,而是能以氣懸膠體(aerosol;又稱氣溶膠、煙霧質)進行傳染,也就是說不和染病的人共處一室,但病毒還能在同一空間裡存活一段時間,能傳染給其他人,且傳染後也可能沒有症狀,又將病毒傳播到更多的地方。

但問題是能不能相信這些數據?

全球81000人受感染,死亡率僅3.4%,但可能復發
美專家:一年內擴散至6大洲,全球恐40% – 70%人口感染

以停泊橫濱大黑碼頭的「鑽石公主號」郵輪來說,自2月3日起於船上接受隔離。十多天的期間,在遊客和船員當全船約3700人來計算,有逾621名乘客確診,下船前感染率高達16.8%。其中在21號下船的日本乘客能直接就地解散回家,或直奔壽司店等地方與更多人接觸,許多在呈陰性結果下船之後又屢屢被確診,造成社區感染與東京奧運停辦的可能。除了中國整個供應鏈停擺,共產黨統治下民不聊生外,義大利也取消一年一度盛大的面具嘉年華,如果不嚴重,怎麼會封城封國犧牲巨大的經濟利益?

看待病毒的爆發,能做什麼?

由於帶原者的病徵可能不明顯,到哪都有可能散播病毒,所以防不勝防,害怕又有什麼用?
只能調整心態,並打造健康的體態,才能讓自己和家人即使是染上了病毒,能不太嚴重,且很快地過去。會傳給誰也真的很難控制,就算不用工作,人就是要維持基本生活,去趟超市難免和人接觸。更不用說封城被隔離,就算吃住不成問題,不出門把戶外活動、社交生活都切斷也是很不合人情的事。就像動物園裡的動物在小小的空間裡來回走動,其實都得了憂鬱症。

這個非常時刻,錢已經是其次,請當做是在家好好放個假吧!

健康地生活,利用這個時間活出你的生命力,有哪些事是平常沒時間做的,現在把握機會吧! 如果不知道如何加強自身免疫自癒力,可以和博主小愛聊聊…

世界和你在一起,大家加油!

Organizing Events On Board 企劃船上活動居然被客訴?

<Chinese Text Only>

自學生時期就很喜歡辦活動,在船上不止做了翻譯/口譯,也和船方合作辦理了各式各樣的活動。 其中包含在旅程的前期辦理的3個自主企劃:

  • 談健康管理:去年上船前上課,得到了健康管理師的證書,和大家分享如何在家做簡單的自我健康檢查
  • 到新加坡食物銀行參觀後,也在和大家分享我在東京食物銀行做志工時的研究:日本為全球第一大食材廢棄國,如何用多餘食材解決日本營養不均的問題
  • 音樂劇 Let’s do musical! 介紹什麼是音樂劇,肢體開發,共同詮釋一首歌曲

與和平號合辦的活動:

  • 在工作人員表演(Staff Entertainment I)中,導了一齣舞台劇 “CC的一天“ 介紹口譯人員的工作內容,並參與演出
  • 在牙買加出航式時,大跳閃舞LaLaLand,給大家一個驚喜
  • 由刻板印象學習雅量
  • 啤酒大全
  • 唱聖誕歌報佳音
  • 教荷蘭語
  • 工作人員表演 (Staff Entertainment II) 舞台劇”CC帶團歷險記”
  • 主持極光走秀…

活動籌劃和執行過程中也不是都那麼的順暢,其中遇到上級不支持,很多聯絡項目要自己想辦法。還有一個想辦的活動“Latin Party with Crew”目的是和船上的船員和服務員互動,可惜夭折了。本來想說船上交的拉丁舞只有莎莎舞,而且是由日本人來教,覺得有些制式化,老師們會跳會教,但是總覺得好像缺少了靈魂。而船上那麼多西班牙語系的工作人員,希望讓大家看看真正的拉丁派對!更想和大家介紹其他拉丁舞以及背後的故事,像是梅倫格(Merengue)、恰恰、倫巴、巴恰打(Bachata)等…例如Merengue的基本舞步步伐很小,據說是因為當時黑奴的腳都被鏈子銬住,行動受限的原故。 不過我們的生活基本上和船上的工作人員是分開的,雖然可以透過程序申請,但機構那邊表示很麻煩,多次推延而作罷。

另外在準備「刻板印象」活動前,和平號國際總監其實就有些擔心,談各國文化,分你我他會不會太敏感,所以我們在準備時已儘量小心。譬如說:避開國家主權議題,我們用「中華文化」代表許多來自陸港台馬的朋友們。

什麼是刻板印象
Definition of Stereotype: is considered to be a group concept, held by one social group about another. They are often used in a negative or prejudicial sense.
刻板印象指某一个人類社会团体對於某些特定類型人、事或物的一種概括的看法。通常,刻板印象的大多數是負面且先入為主的,並不能夠代表每個屬於這個類型的人事物都擁有這樣的特質。

結果活動當中還是遇到了陳咬金,舉手打斷正在進行的活動,當眾批評。因為銀幕上播著足跡遍佈全球的貴賓所聽過的刻板印象,其中一句話是“Chinese are cheap/ frugal”。cheap這個字,我的合作日本主持人夥伴,也希望我不要用。但它除了便宜還有小氣不喜歡花錢的意思,尤其是美式口語上常見。

而華人真的在西方人眼中常被笑話是不捨得花錢、貪小便宜的人們。 所以為了保持原汁原味我決定加上frugal節儉,二者中間有差異,前者有貶意而後者是正向的美德。 我在活動中解釋,當外國朋友這樣覺得我是,我會自我調侃加以說明,說:「對呀!我個人就是不需要酒精就可以盡情享受人生,很多華人只是把錢花在我們覺得更值得的地方。」不傷和氣,也讓對方更了解你。

不過果真有一位來自馬來西亞,因為禿頭老是戴著鴨舌帽的中老年男士 。他不太說中文,但宣稱受過良好英式教育,常常活動坐第一排,發表很多的評論。他很生氣的說:「你們用詞不當,有沒有聽說過一位有名的社會學家的名字?沒有的話,你根本不是社會學專家,哪能和我們說什麼?你叫什麼名字,哪個大學畢業,教授是那位,怎麼教你的?」

我謝謝他的意見,承認他說的是其中之一的解釋,所以我們考量到了,也寫了frugal (節儉),我們不是社會學家,只希望以在世界各地旅居的自身經驗,來提醒大家不要輕易以刻板印象看待其他人,多交流其實就會發現刻板印象變得非常模糊,剩下的只是個人不同的意見。反過來說,我們對他人怎麼看我們的也有選擇,不一定要覺得的自己被冒犯,因為對方只是不夠了解所以依賴了一些標籤來組織自己對世界的了解。

這位觀眾的反應,其實是真實地反映社會上的一部份族群,也是我們這個活動的目標族群。只是他的情緒漫延,一發不可收拾,只好請他等到活動後我們再繼續討論。 他堅持cheap的意思是能夠用錢買,很低賤的意思,說如果我說自己cheap就表示我和很多男人睡。

事後又遇到他,問他想談談嗎?和他分享字典的內容,他不願意看,要我們找幾位英文母語人士和他對質。不過講座Panel talk的小組成員就包含了來自美國和澳洲的母語人士。只要有機會,我們那幾位工作人員其實都願意坐下來和他談。在另一場活動結束後遇到他,再次和他解釋:「我們不想冒犯任何人,也希望籍那個活動,讓大家知道,自己不要太對號入座,影響心情。」但他還是很生氣的大聲的對我說:「我就是要冒犯妳!妳這個自大的人,就是不肯和大家承認我是對的,我要去客訴妳。」他氣著在場中央不想走,最後對他說:「有機會再交流,有事先走了…」他後來被主持人請了出去。 我不是沒有說他對,只是強調沒錯,那是一部份認知,謝謝他個人的意見,我們還有別的空間可以討論。這時我知道他只需要我和大家說他是對的,其他都只是增加他的憤怒,就沒有再接觸了…

這項活動後,很多人幫我抱不平,原本自己覺得還好的事,因為一直被大家傳來傳去,感覺被放大了好多倍。很多人表示支持, 節目總監跑來慰問我,說活動很棒,希望我繼續;很多朋友們跑來抱抱我,說你處理的很專業,要我不要在意他。 此外,也有很多風聲,原來那位先生跑到櫃台說要客訴Alice,櫃台說他們不受理。而剛好一位教西文的老師在旁邊,那位先生就轉向他詢問投訴CC的流程。那位老師其實也參加了刻板印象的活動,也對那位先生的行為很生氣,沒有太理會他而趕快跑來和我說…其他CC遇到那先生又在抱怨,就答應他,說讓他們先和Alice談談,請他先不要投訴。那幾天,每天照三餐有人跟我說他們又聽到他到處在評論我…

我們的中英日CC老闆,在幾天後開會時,說如果有志工被騷擾的事件,不管是口頭上還是性騷擾都希望我們勇敢站出來,讓和平號來處理。然後老闆忽然把我叫過去,問我說還有沒有受到那位乘客的騷擾?說「騷擾」,會不會太嚴重了?她說這是只要主觀認定有人讓你覺得不舒服就可成立。老闆說她看不過去,那位先生不光對是我,對志工老師們的活動也多次干擾,他們決定要申訴往上報。我說主要是對大家不好意思,活動後那位先生還一直對這件事念念不忘,麻煩了很多人,處理不週全讓大家擔心了。其他就是他不尊重活動的進行,多次在不適合的時間加以評論,以及他評論內容中的人身攻擊是事實,這個請船方處理。我個人只對他暗示我和很多男人睡這個言論有意見。

所以客訴的客人反被申訴,如果他再不合作要請他下船。而和平號和他開會的結果是,有意見請他不要直接和志工們說,他們都是沒有薪水地辛苦工作著,辦活動也是角色外多做的部份,所以請避免直接向志工反應,應先與和平號工作人員接洽,由他們處理。而國際總監也一對一的給予我回應,說她雖然知道”Cheap”這個字有別的用法,自己也曾是翻譯,但還是覺得那個用詞是有不當,今天那位乘客沒出聲可能其他人也會不舒服,這個希望我辦活動時要小心。之後他們會安排每個志工辦的活動中都有工作人員,讓他們來處理。事後就有主持人故意看他舉手不讓他發言,說這次讓場後方的朋友優先提問的這種處理方式。

其實我對這個回應不是很滿意,因為他們只是介入中間,過濾掉一些可能針對志工的難聽話語,但其實也是默許這個乘客對我們的攻擊是有理的,他還是可以繼續反映他的不滿只是管道不那麼直接。沒有對我的認可,讓我有些活動都不想辦了…後來,還是吃飯時碰到那位先生,就坐我正前方,而他不發一語,連看我都沒看我一眼。看他拿了餐廳的問卷調查,在上面筆劃了一下,沒寫字又放回去了。大概有二週的活動中,他都沒有發言,最後在「什麼是和平?」的活動上又發篇了長篇大論,說他們的研究沒有學術背景,樣本太小、語言不通的機率很大,暗示整項的活動是沒有什麼價值的。也說到:「人們只用一個人所說的話來批判這個人,這就不是所謂的公平和平。」應該是在說他自己的心聲,因為他悶了一陣子。但是這句話也應該用在他對待別人身上,值得他好好反省。

事後覺得也許我可以做的更圓滑,我知道是一切的答案。我並不討厭那位先生。旅程開始時就有遇見他幾次,覺得是個有點學問且有趣的人,當時他也大談對LGBT同性戀的不認同,想要問誰是誰,名字是什麼,但是我沒有太在意,也沒有想到他問大家名字要做什麼,後來想想也許也是去申訴…他真是船上一個特殊的角色。他很寂寞,老是一個人參加免費的英文課,但他不是說自己的英文很好?其實他只是想和旁邊的日本人搭話,但是他們卻聽不太懂。他也上西班牙語課,但是跑去問老師怎麼用西語和女生搭訕,不難想見他真的很想和人接觸,只是通常選擇的方式讓他人難以接受,因為他的快樂與虛榮是建立在別人的難堪上。也許他是受了多大的創傷,演變成今天這樣封閉的自己。他的確需要精神上幫助,但是因為自己還沒認知到,人們也沒法幫他。希望有一天他能夠得到真正的快樂與自信… (不再需要那頂帽子…笑 ;p) 

Image result for open mind

Read More:
https://tw.blog.voicetube.com/archives/24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