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歷史的角度看社會運動-香港送中事件

大部份的時候,我不談政治。 但是看到香港的今天想和大家分享… 讓我用歷史的觀點來分析目前的事件,以有文字記載的歷史開始看。歷史上有許多城邦大國小國分分合合,我們來看看歐洲和一個與台灣差不多大的比利時的例子。西元2000年前,整個歐洲由凱爾特人(Celt),日耳曼人(Germanic peoples),斯拉夫人(Slavic peoples) 遍及各地。凱爾特人在西北歐,日耳曼人在中北歐,斯拉夫人在中東歐,他們在羅馬帝國時期被羅馬人並稱為三大蠻族。 西歐荷比盧地區為低窪地帶,在羅馬時期雖被羅馬帝國統治,但因為常常淹水人們最多經過而已,建設有限,當地的民族和北歐,現英國、愛爾蘭、德國、法國、西班牙、遍及整個歐洲 (不好想像的話,可以想成是有紅髮安妮這種淺色頭髮和淺色眼珠特色的族群,為金髮碧眼民族的一支)。 快轉到15世紀,當時荷比盧和部分的法國是在一塊的,但因哈布斯堡王朝貴族近親繁殖無後或鬥爭關係,很多歐洲地區都後來由西班牙國王治理。16世紀時,新教漸漸興起慢慢分裂了那裡的民族,和信奉天主教的人一派,另一派則奉信新教 (所以比利時北部雖然說也荷蘭語但民情與語言上的細節都有不同。) 17世紀,比利時為荷蘭的一部分,18世紀受法國的控制直到19世紀初期,因為拿破崙滑鐵盧又回到荷蘭的勢力範圍。1831年不想擁戴新教的荷蘭國王,獨立運動成功,選了一位德國貴族為國王,是個很新的國家,比美國還新。 一戰時雖保持中立但因為地形平穩,許多戰事都在此進行所以也參與了戰爭,許多荷語人士(農民)被派為前線但聽不懂法語(長官)的命令而喪生,在當地有所謂三不管地帶或無人地帶 (no man’s land)之稱。二戰還是中立其實是投降於德國,現在是發達的西歐之一,但是有荷語、法語和德語複雜文化,其中荷語區因為歷史上受歧視目前也想獨立。 我要說的是,比利時獨立還不到200年,怎麼沒見荷蘭人對比利時人說回歸吧!怎麼沒西班牙人對西歐說我們應該是一國?南韓和北韓可以說統一就統一嗎?已分裂是事實,並不一定是人們想要的,但是就是現狀。再看看世界上其他地方也有主權紛爭但沒有真的分開:如比利時荷語區、北愛爾蘭問題、西班牙加泰隆尼亞…才建立不過一二代的和平,值得動亂嗎? 再看一下中國,如果我們說主要是中國主要為漢族,歷史上的外族因為生活不易,嚮往中原的蓬勃,突厥人(現土耳其)在隋朝,吐蕃人(現西藏)唐朝、契丹人(今新疆)和女真人(今黑龍江)在宋朝、蒙古人在元朝、滿人(之前的女真/金人漢化在1635年被皇太極改為滿洲族)在清朝,都和中原進行了融合,中國也在變革中變得更加多元與進步。 我在台灣長大,媽媽為江西加客家血統,爸爸這邊是說台語的,為17世紀因為荷蘭人邀約到台種甘蔗的福建移民。我自留學時期長期住在國外,有很多來自各地的朋友,其中也包含大陸、馬來西亞、新加坡的朋友,當然也曾談及主權的問題,但是人和人之間沒有必要被分化,政治讓給政客去吵。我只上了一天的日本學校的奶奶,只認同說台語的是台灣人,不認同原住民為台灣土地上最先的民族,但是語言真的代表了你的族群?我要說的是,其實我們根本就很難分,最多追溯到二三代,誰知道我們的基因是怎麼混的,所以不可考究的話,也不再重要,不然我以後的混血小寶寶又要怎麼看待自己的身份?! 20世紀由海外的華人發起推翻滿清的革命運動,至今也才剛過百年不久,而且在這一百年來又有好幾十年充滿著動盪,也許真的只有年輕人這一代過著相對安穩的生活,要的東西不再只是錢還有自由和成就感,自己也是一樣。就像歐洲的難民問題,也許大規模的移民也即將上演在亞洲,不過中華民族散落各地早在19世紀初,華工到世界各地謀生時就是個事實,在北美造鐵路、在南美砍甘蔗、在世界大戰中裡搬運屍體,結果又遇到中國內戰,即使在當地受歧視也居住了下來,不然你以為好多的唐人街、中國城、中餐館是怎麼來的?有了中華民族近代的血淚史,大家何苦逼迫自己人,大家都是世界的公民,我們可以從歷史中學習到,鎖國或狹隘的思想終究會被迫開放! 台灣是一個島名,而台灣和大陸分別為二個不同的中國,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台灣的人民不希望被混為一談,所以我們叫自己台灣,沒有不好,但是刻意忽略中華民國是也中國的事實也沒有必要。別忘了,1971年前聯合國承認的中國為中華民國,之後因為國際勢力的轉向,後來承認的中國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也不到50年前。1949年後,二個中國是平行存在的,有相似的文化和語言但分歧的近代。 不過如果我權益受到威脅,我也會選擇抗爭,就像在家有問題拿出來談,才能一起找更好的方法。我不知道未來會如何,但能確信的是,就像我們在60,000年前在非洲找尋水源的共同的祖先,人們會不斷地努力去尋找更好的生活,讓我們為正綻放生命力的人們加油!